表演功课|使动作可行

发布时间:2016-12-13 02:42:55

这个阶段,在表演技术上,你们正在开发动作的词汇表。每件事都要建立在动作的基础上,演员是依靠他所做的那些事情塑造角色的,这就是为什么演员必须理解动作的内涵。

你做的每一个动作都具有它的本质,及其真实性。为了在舞台上做到真实可信,你要了解你所做的事情的性质,必须真正地完成它们。每一件事必须有其逻辑,它必须拥有真实性,要生长(发展过程),必须有开端、中间阶段和结局(顺序)。对于观众来说,一出戏是通过演员的行动来完成的,它应该是可以被理解的,那是一系列独立、合乎逻辑地联系在一起的身体和心理的活动,把生命注入戏剧中,进而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瞬间的真实。

现代戏剧中,剧作家仅仅提供了轮廓或骨架,要由你自己来添加血肉,以使剧作的思想变得清晰。剧作的内容只有通过你的动作才能活起来。

只靠语言表达,形成不了一台演出。即便是最出色的演员,也不能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放进台词里。那些准备就绪、深思熟虑的演员都了解,他的角色要比剧本台词所提供的内容复杂一百倍,这些只能通过动作被呈现出来。

当我们研究动作的时候,有三种方法可以运用。首先要问,我完成这个动作了吗?其次要问,我看到这个动作被完成了吗?如果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,第三种方法,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最重要的,就是去想象。

我们已经在某些动作上反复练习,做了些许工作,如打开紧扣的瓶盖。我们训练自己的肌肉,知道这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,这样在进行无实物表演的时候,就不会过分夸张。

这些看起来都是小事,却很重要。在表演中,微小的肢体运动必须使身体感到舒适。使年轻演员感到极为不舒服的,就是他掠过了某些细节,或者仅仅做出了某种指示。不能轻轻掠过,不能指示性地表明活动所要求的身体的真实性,这正是技巧的一部分。你们同意吗?

打开瓶子是一个极其简单的任务,却非常有教育意义。你必须打开一只……你有一只瓶子……哦,上帝,很牢固。然后就碰到了打开的问题。如果你打开了瓶子,说来也奇怪,如果你真的打开了瓶子,看似困难的事情其实就变得比较容易了,因为你已经真的把它打开了。 你明白了吗?

如果你没能真正去打开这只瓶子,那么下一个细微的时刻,“呯” 的一声,就不会到来。清楚吗?这是一种把戏,当身体处于真实之中的时候,灵魂会做出反应。当身体说谎的时候,灵魂就会受到惊吓。使自己确信处于真实的方法是,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微小的事实上。

所有的活动都是复杂的。如果我对你说,“在你的书上写点什么”, 你必须伸手去拿书,找到合适的页面,这就是生活的本质。现在,所有这些复杂的东西在舞台上都必须是真实的,这些肢体的、细微的部分必须真实。此刻,在头脑里记下这句话:不经过排练,就不能完成 带有细微真实的肢体动作,它们就不会被完成。当你相当熟练的时候,也许能够做到。但是此刻,你做不到。

不论你去生一堆火,或是煮一杯咖啡,还是熨烫一件衬衫,或是填充一个包裹,这一切都要求动作的每一个细小的环节是真实的。每个动作的内在部分都必须被真实地完成。你不能去图解它们,不能图解出这些细小的真实,就像你无法图解“看着观众”,或者“和别人 谈话”一样。你不能只是说明、指出,它们必须真实地发生。

只要目标是具体而易于管理的,就可以掌控它们。在掌控之中,你可以赋予自己所做的事情以生命力。

我上周末去了趟威明顿市,一个小女孩跟着我,她拥有对抗无聊的本能,在这方面孩子们是伟大的演员。她会说:“哦,我们现在在黑暗中。”然后她说:“现在我们正走进光明。”她不会以单调的声调说,“现在我们在黑暗里,我们正走向光明”,因为她不想让生活显得冷冷清清的。

成熟的人知晓点石成金之道,与其麻木不仁,无知无觉,不如保存想象力,打开思路。

当你从肢体动作开始工作的时候,不要去表演。对自己说,我是一名导演。让我胡乱发挥一番,看我能不能抓住表演的关键,因为我不想向观众展示连自己都不能应付的表演。